双击滚动屏幕
广告① xntk.net无法访问,请使用xntk.org域名访问    

我的系统自动加钱 091 一本关于张蓁蓁的账单


  世间很多事情有一有二便有三,尤其在刘红梅看来,女儿挣钱了往家里寄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。

  自己把她辛辛苦苦养这么大,她总要有所回报是不是?

  腊月二十九,张凡家中。

  当团年饭吃到一半时,刘红梅再次放下筷子对张蓁蓁问道:“你今年挣了多少钱?”

  伴随着刘红梅的话音,整个餐桌的空气和过去一样,突然就凝固了起来。

  只不过这一次并不是由张有德的咳嗽声率先打破僵局,张蓁蓁把嘴里的米饭细细咀嚼吞了下去。

  视线从她的弟弟张文斌、母亲刘红梅脸上缓缓扫过,最后停留在父亲的脸上开口问道:“爸,家里又缺钱了吗?我之前给你们拿的那一万呢?”

  不久前,张凡以她的名义给家里汇了一万。

  这种事情,她自己心里有道坎,所以从来不会主动给钱。

  而张凡这样做,她也不会反对,反而会松一口气。

  张有德第一次心虚的将目光移开,他家目前已经把起房子时的欠债全部还清,加上今年猪肉涨价不少,收入也就比前几年更高。

  这次下来还有一件事,就是跟张凡父亲商量一下,把张凡和张文斌爷爷奶奶的坟好好修缮一番,至少不能比村里其他人家的差。

  张有德喉结动了动,面对女儿的问题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  弟弟张有为现在都在想着帮张凡在京城买房了,而自己作为张文斌的父亲,怎么也要存点钱,以求将来也能帮他在大城市里买一套房子。

  张有德和刘红梅种了一辈子的地,自然不希望自己儿子也是脸朝黄土背朝天的辛苦活下去。

  女儿是要嫁出去的,肯定不用她自己买房,张有德自然希望她能拿出一部分钱来帮帮她的亲弟弟。

  虽然手心手背都是肉,可是他老张家的香火还是要靠儿子来传承,自己百年之后也只能指望他带着他儿子或者女儿来烧香祭拜。

  只是这种事情心里能这么想,可是要说出口却很难,毕竟都是自己的亲骨肉。

  本来她从小就被偏心对待,再这样说肯定会寒她心的。

  想到这里,张有德下意识的想摇头。“闺女,家里不缺钱。”

  然而当他的目光从张蓁蓁脸上移到正在低头刨饭的儿子头上时,深呼吸了一口气,缓缓点了一下头。

  “你弟儿明年就要高考了,之后就要读大学,我跟你妈想着再怎么着,等他毕业后也要帮他在他工作的地方买一套房子。”

  张有德的话说完了,张蓁蓁却一直在沉默,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  这时候刘红梅突然开口说道:“丫头,以后你嫁人的时候,我跟你爸也不要多的彩礼钱,不亏本就行了。”

  她的话说的明白,张蓁蓁也听得明白,昂起头把脑袋偏向另一边,试图不让自己眼中的泪水流出来。

  她想不明白,为什么自己每一次的期待都会落空?

  眼泪在眼眶里越积越多,终于漫过边缘位置,如同洪水冲过溃坝,一泻千里。

  这一次张凡终于看不下去了,一边从衣兜里拿出纸巾递给张蓁蓁,一边对着大伯母刘红梅不满的说道:“大伯母,不是我说你,蓁蓁姐是你亲生女儿,又不是东西,你怎么能用亏本不亏本来说呢?”

  刘红梅还是老生常谈的例子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。

  她不愿意对张凡恶语相向,毕竟上一次过年的时候他悄悄塞给自己钱的事情她还历历在目。

  并且将来他回老家看他爸妈,说怎么也会顺路在自己坟头前点一柱香,烧一点纸钱。

  而这个丫头就不一定了,以她这个白眼狼的性子,只怕巴不得自己早死。

  于是刘红梅又看向张蓁蓁说道:“哭什么哭!别家闺女都是主动给家里寄钱,而你现在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,一身行头看起来就不便宜,怎么没想到我跟你爸天天在田里累死累活的?赶集连一碗两块钱的面条都舍不得吃,就这样每次找你拿钱,你还不会给好脸色。”

  刘红梅是越说越激动,把一些陈年烂芝麻的小事都一一数落了出来。

  张蓁蓁也不反驳,就在坐在她对面一边吸鼻子,一边用纸巾擦眼泪,安安静静的听着。

  张凡看了一眼大伯张有德,他又开始抽叶子烟了。

  叶子烟的烟雾很浓,遮挡住了张有德的脸庞,烟雾缭绕之下张凡也看不真切,也就无法猜测他此时的态度。

  他仔细回想一下前两年的团年饭,发现大伯母说的话未尝不是大伯心中的想法。

  不管怎么说,他心中的天枰还是偏向堂哥的,只不过没有大伯母那么严重。

  张凡又看向他堂哥张文斌,此时他还是在低头刨饭,同时碗里多了一块猪舌头。

  此情此景,张凡觉得自己需要说点什么了,他终究不愿意看到张蓁蓁变成没爹没妈的可怜人。

  他们现在这般,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。

  没钱什么事情都不好商量,有钱什么事情都好解决。

  只是他还没有开口,就被张蓁蓁用力握住了他的手,轻轻摇了摇头。

  张蓁蓁的眼神带着乞求,好像在说:“你别插手,让我自己解决。”

  而另一半张有为和卢静不知道在想什么,也用眼神警告张凡。

  “这件事不是你能说话的。”

  刘红梅的记性很好,等她说完只怕天都要黑了。

  张凡虽然没有心情继续听下去,但是也不得不听下去,他想看看张蓁蓁做出什么样的决定。

  在听到母亲聊到她高中的学费时,张蓁蓁终于开口了,轻声问道:“妈,你是不是拿一个本子把这些都记下来的?”

  “对头,等下我拿给你看看,每一笔都记得清清楚楚,没有多写,也没有少记。”刘红梅回答道。

  这个本子她一直保管的很好,时不时要拿出来看一看,算一算。

  张蓁蓁不知道自己这时候是应该哭呢?还是应该笑?

  以前她还一直以为她只是随口说说,没有想到居然是真的。

  深呼吸一口气,张蓁蓁看着刘红梅说道:“既然你都记得清清楚楚,今天我们就把账算清,有多少钱我一定会给你们。”

  “丫头,我们也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张有德插话进来,他还是不想让自己亲女儿到最后不认自己。

  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张蓁蓁反问道。

  “我和你妈不中用,你作为姐姐,再怎么也要帮一下你弟弟。”张有德叹了一口气,同时也把烟熄灭了。

  空气中那股刺鼻的烟味开始慢慢淡化,张蓁蓁看着自己父亲的苍老面容,曾经的点点滴滴又浮现在她脑海之中。

  于是小声说道:“我只会适当的帮他,我自己也要生活。”

  “适当就是一年给五千?还是一年给一万,就这样等到你弟儿毕业,你也给不了几个钱。”刘红梅一脸嘲讽的问道。

  看到张蓁蓁在外面享福,而对家里还这么吝啬,她是越想越气。

  说罢又瞪了一眼张有德。

  “不知道你心软什么?这丫头就没有心,有心早就省吃俭用给家里寄钱了,而不是花在自己身上。”

  “大伯母,蓁蓁姐身上的衣服是我帮她买的,她也没有乱花钱,并且......”张凡突然说道。

  只是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张蓁蓁打断了,张蓁蓁站了起来,看向张有德和刘红梅说道:“爸,妈,我们现在去把账算了吧!我一定会早点给你们的。”

  刘红梅等的就是这句话,自然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。

  于是,在张凡的卧室就出现了这么一幕。

  刘红梅手里拿着一个已经发黄的作业本,用手指在舌头上沾了一下口水,翻开第一页,对着张蓁蓁说道:“当初你在县医院的接生费用是251块3毛,这个你可以问你小婶,是她去给的钱。”

  “嗯。”张蓁蓁点了点头。

  确定双方无异议,张凡在计算器上输入“251.3”这个数字。

  张文斌在一旁的书桌上用张凡电脑玩《穿越火线》,听到身后传来电子合成的女声,为了听清楚敌人的脚步声,就把耳机带了起来。

  “为了生你,我又落下了病根,这些年为此买药的钱一共是5817元5毛8分。”刘红梅继续说道。

  说完怕张蓁蓁不信又主动把手里的本子递给她,同时说道:“这个你可以问你爸,基本上都是他去买的。”

  张蓁蓁看着发黄纸张从模糊到清晰的字,最新的日期是在“2011年1月17日”,日期后面记录着:“买三盒风湿贴,花费27元。”

  在这之后还写了一个数字“5817.5.8”,减去它上面的数字,刚好是27。

  她只是大概看了一眼,倒是佩服起自己母亲的细心来,想必她很早以前就是这么打算的。

  “有没有问题?”刘红梅问道。

  “没问题。”张蓁蓁说罢就把这个她的人生账目本还了回去。

  张凡在边上又在计算器加上“5817.5.8”这个阿拉伯数字。

  “1993年3月6日,感冒药,2快2毛。”

  “1998年9月1日,学费,255元。”

  ......

  “2008年6月3日,车费,50元,生活费30元”

  刘红梅翻到最后一页,看着定格在2008年6月3日上的时间,有些欣慰的说道:“从这以后,你就没有用过家里钱了,你也算是争气。”

  “嗯。”张蓁蓁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抬头向窗外望去,外面的天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黑了。

  “小凡,我一共欠我爸妈多少钱。”张蓁蓁伸了一个懒腰后,扭头对张凡问道。

  还不等张凡回答,刘红梅就已经抢先说道:“一共是十七万五千四百二十二元五角七分,我算了很多遍,不会有错的。”

  还好她回答了,不然张凡就只能随便说一个数字,那些一毛五角他都懒得加。

  用一句话说就是:“比尔盖茨是绝对不会低头捡一百美元的,弯腰的功夫还没有他挣得多。”

  张凡虽然没有豪气,但是他的系统也是一秒钟三元。

  “我给你们一百万吧!毕竟你们生我养我也不容易。”张蓁蓁想了想,盯着母亲的眼睛说道。

  “丫头,我跟你爸没有白养你。”刘红梅拍了一下张蓁蓁的肩膀,脸上乐开了花。

  张凡听到这个数字愣了一下,深深看了一眼张蓁蓁。

  “姐,你变吝啬了啊!上辈子你是拿的两百万的,这就打了一个对折了。”


  (


推荐此书     [快捷键:←]     上一页      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     [快捷键:→]      加入书签

我的系统自动加钱 567中文 www.567zw.com © 2020





1C